免费注册MT4账户并下载MT4软件
注册MT4模拟账户,体验交易,免费领取$100000体验金

对注册MT4账户及MT4软件有疑问的,可以联系我们客服进行一对一咨询。 咨询客服

「mt4软件下载」市场分析:拜登欲将修正特朗普时期美国战略

2021-02-20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李钢

2020年是值得历史铭记的一年,疫情引发全球社会、政治、经济和金融格局的变动与异常史无前例。虽然各国经济并未彻底中断,尤其是在及时高效的大量政策支持下,金融系统运转加快弥补了经济阶段性失衡损失。然而,难忘的经历引发了各界的反思和深究,尤其是美国拜登政府取代特朗普政权更蕴含美国战略持续性与阶段性的纠偏与调整。我们很难简单评价特朗普执政的好与坏,但美国因此付出的“沉没成本”代价是“高昂”的。尤其是社会怨恨、愤怒、极端、割裂和绝望氛围浓重,此时急需拜登政府自上而下的政治家战略引导修复。展望2021年,美国在政治、经济、和科技领域的战略调整必将发挥应有的作为,新时代的挑战依然艰巨,而发展前景是值得期待的重点。

政治侧重与迂回回归。2021年1月20日凌晨,拜登终于顺利就职成为美国第46届总统,他也为自己职业生涯赋予了鲜明的主题:让我们所有人重新开始。这或意味着对特朗普执政的全面革新,尤其是拜登在就职演讲中特别强调的核心主题:团结就是力量。这个团结或应从两个角度理解——对内引导各阶层思想和行动协同一致,对外有针对性迂回操作,而前者或为首要战略。

从对内角度来看,特朗普执政时期,其内阁政策分歧加大,屡屡出现内阁成员辞职和被辞退现象,而美国国会两院在立法层面也经常出现分歧。尤其是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政策倾向失衡,或将影响其社会长期趋向。从民间影响来看,美国种族歧视加剧,社会不时出现有色人种受不公待遇问题;同时保守主义和极端对立情绪逐步激化,理性和宽容被淡化。然而,拜登执政获得了前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一致支持,这将为拜登争取了更多的执政人脉资源,未来有利于化解内阁政策分歧。尤其民主党当前掌握了美国参众两院的控制权,这为拜登执政政策更顺利出台铺平了道路。从民间影响来看,虽然特朗普当下后仍具有较强号召力,但美国新老媒体业界对拜登更加青睐,这或将有利于提升拜登支持率,便于其政策主张在民众中传播。近期从拜登最新签署的有关特殊性别群体的行政命令来看,美国社会思维或更加“左倾”激进。

从对外角度来看,特朗普时期对外较为强硬,其不仅与竞争对手频繁显现争端,更与寻常盟友多次时时分歧和争执,尤其是反复无常的特性令美国政治信誉下降明显。而拜登上台多方迂回或将回归美国对外影响威力与威望。首先,拜登政府需要修复与盟友的友好关系,核心是加强与欧盟及日本的紧密关系。当前美国与欧盟对外政策一致性有所分化,尤其是经济协同性降低,竞争性抬升明显,这对中欧关系趋于密切有所不良,尤其美欧互加关税等层面已有体现。其次,拜登政府需重新界定与中国、俄罗斯等主要竞争对手的关系,而中东和东南亚仍将是其战略布局中的关键“跳板”。未来美国与竞争对手关系具有较多开放性,或在关键问题上或侧重迂回,而非极端,政治博弈中寻找利益共同点和交集是拜登执政期核心策略。

经济全球化战略回归。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施行的策略多为本土主义和民粹主义。然而,纵观其执政周期及最终收官业绩,美国对外贸易地位并未有显著提升。其一,美国对多国发起贸易争端,但并未有效提升其国内产品在世界产品体系中的市场份额,反之却削弱了与各国的贸易关系。其二,美国贸易逆差逐步扩大,贸易壁垒并未减轻其国内消费对外部产品的需求,反而削弱了美元对外购买力。特别值得关注的在于:特朗普吸引制造业实业和投资资本回归策略并不成功,最终低端制造业不但未被振兴,中高端产业发展利润稳定性也受到影响。

展望拜登执政前景,美国回归全球化产业链重新“洗牌”已是定局。历史经验证实,全球化分工是不可逆转的趋势,而美国作为高级化和领先性高端产业的领导者,其地位并未受到冲击,反之因为产业创新研发的成就而超人一筹格外醒目。最新数据显示,美国2021年1月Markit制造业PMI数据回升至57.1历史较高水平,与其它国家相比优势明显,这足以表明美国制造业发展优势与韧性充沛。未来美国与世界各经济体恢复多边贸易协定关系后,制造业和服务业外部订单数量或将进一步提升。此外,对外政治关系舒缓及美元金融体系国际化也将是其经济全球化的重要支撑,而美国重整加强融入全球化体系又必将提升其国际信誉,最终形成更加良性循环。

科技引领专业性回归。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的新经济、新科技确实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美国三大股指在2020年风险异常严峻的情况下依然创出了新高。而关键在于以FANNG+为代表的头部公司引领作用明显,且开创了美股新的增长点,打破了常规上市企业估值体系。然而,美国实体经济的创新性依旧是不足的,无论是相较于自身历史时期状态,还是与国外当前状态相比,美国在部分新兴科技领域已然失去国际引领的“绝对”优势。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独角兽公司”数量仅比美国少6家;在新能源领域,欧洲、日本等国在市场规模和部分技术实力上也与美国难分高低。对此状态表现,特朗普政府采取的应对策略是限制某些国家企业在美国发展,禁止一些美国企业与这些国家企业交流合作,并发起知识产权诉讼,限制科技人才在美国的学习和就业。这种策略最终结局尚难评估,但“双刃剑”效果已然出现,诸多国家加紧在美国领先的“卡脖子”核心科技领域加大投入,未来或形成能与美国相匹敌的实力。因此,拜登时代将会重回美国优势与优先姿态的主动调整战略,科技、研发、创新依然是美国新经济的特性与领先全球之核心战略。

《苏州高新区•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苏州高新区•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

对比拜登政府乃民主党主张,公平竞争及反垄断是其一贯立场,其对小企业的政策倾斜由来已久。无论美国内部企业经营还是国外资本投资,国家公平的竞争环境和稳定的政策导向都是必要的,最终未来将有利于美国实体经济可持续发展。对大企业而言,美国反垄断政策并不会给其带来根本性损失,毕竟这类企业经营利润更多来源于海外市场,反而未来有助于为小企业提供创新发展空间和机会。预计拜登政府执政核心在激发市场自身活力,加以财政金融及立法政策扶持,自下而上保持新经济层级始终具有领先性,而非动用政治手段巩固已有的科技领先地位。诚然,未来美国政府对本土企业的保护性支持政策与特朗普时期将有一致性内容,但侧重角度和专业程度必然有所革新,未来影响有待跟踪。

综上所述,美国的战略调整乃回归是顺应时代发展规律的,也是对过去4年局势的纠偏,根本目的是稳定美国国际地位。在美国一切战略布局之前,拜登首要任务是控制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缓解市场对前景的担忧甚至恐慌,从而恢复激发市场活力。虽然笔者本文无法十分确定的阐明有关美国战略前景的精确指向和应对策略,但套用狄更斯名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具有挑战的时代,也是充满机遇的时代,国家统筹战略和民众谋求利益都将作出谨慎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