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MT4账户并下载MT4软件
注册MT4模拟账户,体验交易,免费领取$100000体验金

对注册MT4账户及MT4软件有疑问的,可以联系我们客服进行一对一咨询。 咨询客服

「mt4平台」孙国峰:健全现代货币政策框架 坚持币值稳定的最终目标

2021-02-20 来源:中国金融杂志

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为抓手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打破利率的“地板”。找准市场化利率传导的关键“堵点”,2019年8月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2020年起,金融机构新发放贷款已主要参考LPR定价。2020年3~8月,按市场化、法治化原则顺利完成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定价基准转换。促进银行将LPR嵌入内部转移定价(FTP)体系,切实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引导金融资源更多配置至小微、民营企业,以市场化改革办法促进降低贷款实际利率。逐步建立适应高质量发展需要的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完善“MLF利率→LPR→贷款利率”的市场化利率调控传导路径。与此同时,继续发挥存款基准利率作为我国整个利率体系“压舱石”的重要作用,加强存款利率自律,压降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维护存款市场竞争秩序。

稳步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打破汇率的“天花板”。近年来,人民银行坚持市场在人民币汇率形成中起决定性作用,保持战略定力、加强预期引导,既以我为主又兼顾外部均衡,保持了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人民币汇率7元这个点位曾备受关注,市场和社会担心汇率“破7”会使预期发散。2018年末以来人民银行逐步建立了在香港常态化发行人民币中央银行票据的机制,优化了离岸人民币市场的结构,形成了稳定离岸人民币汇率预期的长效机制。在预期稳定的前提下,人民币汇率于2019年8月在市场力量推动下首次“破7”,又在短时间内调整恢复均衡“反向破7”,人民币汇率弹性明显增强,减少了外部掣肘,增强了货币政策自主性。2020年,我国经济基本面向好带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升值,全年人民币对美元平均汇率与2019年持平。过去两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年化波动率超过4%,已与国际主要货币基本相当,发挥了宏观经济自动“稳定器”功能,促进实现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

健全现代货币政策框架的重大举措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的第一个五年,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将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这在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十四五”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变化,既要看到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也要看到当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变、诸多矛盾叠加的复杂环境,同时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改革任务仍然艰巨。在此大背景下,货币政策作为宏观经济治理的主要政策之一,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坚持科学决策和创造性应对的根本方法,健全现代货币政策框架,保持正常货币政策,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迈好第一步,见到新气象。

一是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坚持以币值稳定为首要目标,更加重视就业目标,进一步完善中央银行调节银行货币创造的流动性、资本和利率约束的长效机制,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根据形势变化灵活调节政策力度、节奏和重点,既要避免“大水漫灌”导致经济过热和通胀,也要防止信用收缩,满足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

二是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健全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体系。要继续抓准作为货币创造直接主体的银行,通过管理中央银行对银行债权工具,设计激励相容机制,不断完善基础货币投放的方式、渠道、工具等相关机制,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创新和完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体系精准滴灌,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符合新发展理念相关领域的支持力度,加大对科技创新、小微企业、绿色发展等重点任务的金融支持,增强经济内生增长动力。把握好结构性工具与总量工具的协调配合,结构性工具的存续期要与其服务的阶段性目标相适应,稳妥调整和接续特殊时期出台的应急政策。

三是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完善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为短期政策利率和以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为中期政策利率的中央银行政策利率体系,健全利率走廊机制,推动货币市场基准利率改革,引导市场利率围绕中央银行政策利率中枢运行。深化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巩固贷款实际利率下降成果,带动存款利率逐步走向市场化,使中央银行政策利率通过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和存款利率的传导更加顺畅,发挥利率市场化调节金融资源配置的重要作用。发挥好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作用,规范存款利率定价行为,强化对各类贷款主体明示贷款年化利率的要求,维护公平定价秩序和市场公平竞争,切实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

四是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把握好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作用。引导企业树立“财务中性”理念,通过外汇避险产品管理汇率风险,引导金融机构坚持“风险中性”理念,为基于实需原则和“风险中性”原则的进出口企业提供汇率风险管理服务。注重预期引导,加强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五是完善宏观经济治理,促进货币政策与其他宏观经济治理政策目标优化、分工合理、高效协同。坚持中央银行和财政两个“钱袋子”关系定位,既合理分工,又高效协同,防止财政赤字货币化,维护银行货币创造的正常市场化功能。以国家发展规划为战略导向,促进货币政策与就业、产业、投资、消费、环保、区域等政策紧密配合。加强国际货币政策协调,提高参与国际金融治理能力,共同维护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稳定。